只要他這麼一想,每天就充滿了幹勁,覺得自己活力十足。
  他,每周在電視上出現的時間總共不到5分鐘。可還是有人會記得他。對了,他就是那個氣象先生。每周,他會有那麼三天去播音室里,為這總共不到5分鐘的出鏡,其餘時間則由一位氣象小姐播報今明天氣。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只是看上了這裡的自由。
  三年了,他在電視上出現的時間足夠湊上一部電影了,可是沒有人記得他。他們只會說,哎,那個舌頭捲不過來的播音員怎麼還不下課。當然他也有被人認出來的時候,極少。他聽見她們路過他身旁的時候說,嘿,他就是那個報天氣預報的。然後是一陣嬉笑。
  不管怎樣,外人看來他什麼都不缺,他有一份體面的職業,過得去的收入,工薪族渴慕的悠閑,還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女朋友。未來嗎,如果不出什麼差錯一直這樣也可以,當然,人生總有不測風雲,萬一有……哎,未來的事有多少人說得清,看得準呢。有多少人的未來就是一板一眼的描繪好了的呢?
  總之,這就是自得生活的全部概括。
  可是一個男人,一個有著多年工作經驗的男人若只滿足於每月千把塊的收入,是不是有點太那個了……其實他的時間多的是,只要他願意,他也一樣可以像其他同行出去接點私活———婚慶、壽慶、甚至一些男科病、婦科病的廣告。他就曾親眼看見過去曾與他搭檔的氣象小姐在瑟瑟寒風中為某電腦產品吶喊助威。他在心裡嘲諷她們,如果他要出來做,就一定要做個體面的,總不能讓一個播音員像個雜耍的一樣給人看笑話。
  怎麼說他也是個有一定知名度的氣象先生。他在這個行業里還是結識了不少名流,看看那些節目帶吧,雖然與名流們的鏡頭稍縱即逝,好歹也是曾經擁有。照片嗎,就更不用提了。四年多的從業經驗讓他也大致知道了還有些捷徑可走。至於這捷徑怎麼走,他一時還拿不定主意。以前從沒覺得自己是個有野心的人,只知道好好上班,天天向上。別人也自然而然地以為他是不錯的。
  可別人越是這樣認為他就越覺得應該有點什麼,尤其是他那個人見人贊的女朋友,簡直就是阻礙他向遠大目標挺進的堡壘。當然那個可愛的女朋友並沒有錯,青春逼人又溫柔有加,天生就是讓男人滿足的尤物。問題就出在這,他想,和她獃在一起就只能飽暖思淫欲了。他認為這種低俗的境界,與他期望的人生相去甚遠,於是,他將這個讓他小富即安的禍害連根拔起,和她說再見了。
  一開始,他離開她的生活還有些不適應,尤其是每周有那麼多的自由讓他一下子就覺得空曠起來,甚至有些無所適從。但他想到了即將騰飛偉大的理想,就不由得熱血起來。很快,他想到了給這些空閑一個充實的途徑———讀書。
  讀書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別人是怎樣創業的,有沒有實現自己的機會。他押寶似的把業餘時間全都用在讀書上———每周他都填得很滿了,他甚至對別人說,我一直在工作,是的,他把讀書也算做了工作,他把這看成是正式工作前的準備。只要他這麼一想,每天就充滿了幹勁,覺得自己活力十足。
  他往返在圖書館的路上,只是,旅行家、銀行家、動漫專家……那些陌生的職業讓他眼皮沉沉,他通常會枕著書睡去,而剛好在朝九晚五族結束工作日的時刻醒來。太陽已經沉下去了,殘留著餘暉,或者是暮霧早就被暗藍色的蒼茫替代,再或者雨也已經停了,留下泥濘的路記載著這一天的天氣。
  他會茫然地盯著窗外,好像企盼久未落下的雨滴,如同在24小時聯播的電視畫面中,搜尋屬於他的那5分鐘。
  (作者供職於重慶日報,著有長篇小說《養羞人》等)  (原標題:5分鐘)
創作者介紹

家事管理

bx08bxt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